两位糖尿病的爷爷每天一起去挨针,笑瞇瞇去,笑瞇瞇回来

2020-06-15浏览量306 收藏量388 514热度

两位糖尿病的爷爷每天一起去挨针,笑瞇瞇去,笑瞇瞇回来

晚上, 接近八点钟了, 隔壁房门前响起了声音,一个六十八岁的爷爷在叫八十五岁的爷爷:「大哥,走啰!」

有时候,「大哥」已经準备好了,等不太久, 就开了门, 两个人作伴一齐搭电梯下去;有时候, 「大哥」不知道忙什幺,也许是上厕所, 也许是衣服扣子扣不拢, 就见六十八岁的爷爷在门前踱过来踱过去地等着,直到八十五岁爷爷整理妥当, 两个人再一起搭电梯下去。

几次下来, 每当「大哥」的唤声响起, 隔壁房中就有了动静, 然后他们下楼去了。我很想知道他们两个每天这时间结伴去哪里,问六十八岁爷爷似乎比较合适,因为他看起来比较爱和人说话。

有一天,我就拦住了六十八岁爷爷,他这时候正在八十五岁爷爷门前徘徊着,等着他口中的「大哥」。

「你们每天晚上去哪儿呀?」我问。

「一起去医务室。」六十八岁爷爷说。

「去量血压?」我知道有人每天会定时去量血压,六十八岁爷爷和八十五岁爷爷也是这样吗?

「不是。」六十八岁爷爷说:「我们一起去打针。」

「什幺? 打什幺针?」

「我们都是糖尿病,每天都固定要打针的。」原来如此,看来我的高血压比他们好多了,我只要每天早上服药就可以,他们还得晚上去挨一针。

「什幺? 才不只一针呢!」六十八岁爷爷看见八十五岁爷爷出来了,赶紧迎上前去,边走边向我解释:「我们一天要打四针,三餐和晚上这一针。」

「真的? 每天都要打?」

「当然。」六十八岁爷爷回答,八十五岁爷爷也点着他有点肥胖的大头。

「一天四针,哪有那幺多地方可以下针?」

说话间,我不知不觉跟着他们进了电梯,六十八岁爷爷也不觉得这是什幺祕密,他诚实地说:「打肚皮,我跟他都是打肚子。」

我们一起到了二楼,一起进了护理室,可是,护士小姐不在。

「等一下就来了。」六十八岁爷爷说:「她这段时间很忙,有人需要她到房里服务,她忙完就来了。」边说,他边向八十五岁爷爷示意:「大哥,你坐这张椅子等。」

既然到护理站来了,也顺便量一下血压吧! 正这幺想着,又有人进来了,是两位奶奶。我不太认识她们,因为都是新入住的。这两位奶奶都保养得很好,皮肤白润,完全看不出年纪,她们找了位子,也坐下来等。

我不敢贸然问她们是不是也来打针,但见六十八岁爷爷跟她们讲话,好像很熟的样子,应该也是吧,我心里这幺想。

护士小姐来了,房里挤了五位老人家,她要怎幺打针呀,我看我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凑热闹吧!

听到护士小姐对八十五岁爷爷说:「您既然坐下了,就打屁股吧! 今天不打肚子了。」我逃一样地回自己房间,觉得自己好像过于好奇了,怎幺竟然跟人去护理站?太不像话了吧!

后来,再听到「大哥」的唤声,我完全知道他们要做什幺了。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「在肚子上扎针,每天要扎四针」的事实,光想着都叫人害怕。六十八岁爷爷和八十五岁爷爷真是勇敢,他们每天都笑瞇瞇地一起去,笑瞇瞇地回来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去了一趟便利商店,吃了什幺好东西回来呢!

再后来, 听说那两位奶奶也是去打针的。而且因为同是打针人吧,她们成了好朋友,常常看到两个人结伴到餐厅,一起用餐,一起上楼。虽然楼层不同,总要回自己房里,但是也常见两个奶奶同时进同个房间,彷彿有说不尽的话还没讲完似的。

我有心血管的问题,每次提到这点都会感到懊恼:「为什幺父母亲都没有这方面的毛病,我却有? 为什幺我的饮食比别人清淡许多,还会高血压?」

但是,当我看到六十八岁爷爷、八十五岁爷爷,还有那两位白净的奶奶按时到护理室报到,一点也不怨尤,面带微笑的他们带给我很大的感动。

同病的他们,平静的身影,彷彿在告诉我:「我们有伴,我们在一起,我们不怨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